日本连遭强震至少41人遇难

2016-04-20 20:11

继14日晚发生6.5级地震,16日凌晨,日本九州熊本地区又发生7.3级强震,目前已造成至少41人死亡,伤者超过2000人。截至目前,尚无在日本的中国公民在地震中遇难或受伤的消息。

16日地震发生后,九州岛阿苏火山当地时间早晨8时30分发生小规模喷发,浓烟腾起约100米高。此次地震还摧毁了当地不少文物及古迹,当中包括有2500年历史的阿苏神社。此外,中国驻福冈总领馆16日证实,20名受困于日本地震灾区的中国游客已被全部救出。

或为南海海沟大地震前兆

熊本地震从4月14日的前震,到4月16日的本震,一直接连不断的震。日本著名私立大学立命馆大学历史都市防灾研究所教授高桥学在媒体发文警告,熊本地震可能是南海海沟大地震的前兆。若发生巨大海沟型地震也可能危及台湾、冲绳、西日本和东日本的一部分。

日本南海海沟从静冈县骏河湾延伸到四国、九州近海。2013年10月,日本大阪府曾宣布,如果南海海沟发生巨大地震后导致海啸,大阪府辖区内最大将有13万人死亡。

日本名古屋大学地震火山研究中心主任山冈耕春本月5日曾警告说,日本南海海槽地震是“一定会发生的、宿命般的巨大地震”,绝对需要应对之策。研究已知,以日本东海地区以西的太平洋沿岸为震源的巨大地震迄今为止反复发生,最后一次是在上世纪40年代中期。

来自东京大学的专家分析称,作为内陆型的由活断层引起的地震,4月16日凌晨的地震规模非常大,且容易引发周边地区的地震。由此可见,地震威胁还远远没有结束。

据了解,16日凌晨熊本县发生强烈地震后,一个20人组成的中国旅游团被困当地一家温泉旅馆。总领馆得知后,紧急和日本有关方面取得联系。经协调,日方用直升机将20名受困游客救出。

在7.3级强震下,熊本县拥有2500年历史的阿苏神社也遭到严重损毁。

地球进入“震动模式”了吗?

日本九州7.3级地震、缅甸7.2级地震、阿富汗7.1级地震、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附近海域1个月来多次7.0级以上地震。如何解释近来接二连三的强震,它们之间有关联吗?地球是否就此进入了地震活跃期?

美国航天局地球物理学家汤姆·帕森斯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说:“地球发生地震的频率时高时低,但这种高低起伏难以与随机现象区分开来。所以,对于所谓的活跃期有多长,我们无法做出评价。”

帕森斯推荐了一篇发表在《美国地震学会通报》上的论文。这篇论文最后的结论是:大地震发生的时间点接近于随机分布,难以在此基础上明确得出活跃期的结论。既然科学界在这方面尚无统一的定论,为何人们的感受是,地球明显进入了地震活跃期呢?这篇论文提到,现代社会传媒日趋发达,进入新世纪以来每一次大地震都得到媒体的大量报道,而过去一些大地震可能不为其他地方的人所知。文章列举的其他原因还包括,现在全球人口增多,地震造成的伤亡变大;全球化又使得各地人们频繁流动,人们对地震消息也就更为关心。这些原因合在一起,更容易让人联想到地震活跃期。

事实上,若把世界地震的分布情况与全球板块的分布相比较,可以明显看出两者有明显关联。据统计,全球85%的地震发生在板块边界上。这说明,板块运动过程中的相互作用是引起地震的重要原因。

环太平洋地震带分布在太平洋周围,包括南北美洲太平洋沿岸以及从阿留申群岛、堪察加半岛、日本列岛南下至我国台湾,再经菲律宾群岛转向东南,直到新西兰。这里是全球分布最广、地震最多的地震带,所释放的能量约占全球的四分之三。

(本版内容综合新华社、央视新闻客户端、中新网消息)

这个级别的地震可能还会发生

据中央电视台驻日本记者了解,自4月14日发生首次地震至前日下午1时,在熊本和大分两地已经观测到13次震度至少在5级以上的地震,频率可以说是相当高的。日本气象厅在此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不能确定是否还会发生同等或更大地震,因此要求当地居民提高警惕,注重人身安全。而更令人担心的是,九州前晚迎来降雨,可能伴随大风,不排除引发次生灾害。

来自东京大学的专家分析称,作为内陆型的由活断层引起的地震,前日凌晨的地震规模非常大,且容易引发周边地区的地震。由此可见,地震威胁还远远没有结束。

祸不单行火山喷发

阿苏山位于熊本县东北部,是日本最活跃火山之一,也是游客徒步旅行的圣地。它由5座火山组成,最高的海拔1592米。去年9月,阿苏山的一个火山口突然喷发,喷出的浓烟高达2000米。

现阶段,日本气象厅仍把阿苏火山的警戒级别维持在2级。只是,气象厅官员没有把火山喷发与地震直接关联。

另外,地震发生后,日本气象厅一度发布海啸预警,称九州岛西部海域可能出现高达1米的海啸,但这一警报不久后解除。

交通运输方面,大量公路受到不同程度损坏;熊本县机场一处天花板在地震中坠落,机场暂时关闭,尚不清楚航班何时恢复。

鉴于天气情况恶劣,日本政府提醒灾区民众在保持镇静的同时提高警觉,尤其注意可能发生的山体滑坡和泥石流。政府还要求灾区内一座水坝附近的民众撤离,以防水坝坍塌,带来次生灾害。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原定16日前往九州岛视察救灾工作,但这一行程随后被取消,改为在首都东京召开应灾会议。官方没有解释安倍为什么取消此次行程。

“何时才能回家”

直击日本强震灾区避难所

“我的家已经不能住了,朋友家也是一样。今后该怎么办呢?”在日本熊本市益城町综合体育馆避难所,刚刚经历了16日凌晨强震的吉村老先生言语中流露着担忧。

16日,记者绕行盘山公路再次抵达灾情较重的熊本市益城町时,看到强震造成道路起伏断裂,车辆无法通行。最终,记者步行来到益城町综合体育馆避难所。

避难所内聚集了附近的约700名居民。他们中有些人年过七旬,有些人身怀六甲,有些大人和孩子们铺上简单的纸盒或毛毯,在体育馆一角休息。

记者看到,除日本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外,还有些青年志愿者在帮忙。在救援物资分配点,提供的生活用品大多来自捐赠,种类有水、牙刷、湿纸巾、保暖衣物、奶粉、纸尿裤和儿童食品等。避难所门口还设有手机充电站,每人一次可充电30分钟,以保证大家都能与外界保持沟通。

日本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山田佑一告诉记者,目前避难所里有约20名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为灾民提供一些简单的诊疗服务及发放救援物资。现在人手有些紧张,但药品充足。

山田说,他和同事15日已为240名求助者看诊,灾民出现的主要病症是胸闷、感冒以及地震造成的外伤,比如玻璃扎伤等。

吉村老先生告诉记者,这是他70多年来头一次遭遇这么大的地震。16日凌晨强震发生后,四周一片漆黑,道路沟壑纵横。他打着手电筒,跟随大家走到避难所。虽然没有受伤,但他两天只睡了一个多小时,非常疲惫。

在经历了14日强震并在车内避难后,15日下午,中川女士决定带着一双儿女来到避难所。“在这里跟大家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还有救援人员发放饮料和食品,更让人心安。”她说。

中川家就在益城町,房子刚建成不过五六年。虽然房子“没倒,但家里已是一片凌乱,也不知能不能继续住人,”中川不安地说,“听说余震还要持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带着两个孩子,我很担心。”

人们用报纸御寒取暖。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_澳门金沙官网_澳门金沙城中心官网,【手机版】【娱乐平台】【客户端】 http://www.replicas-bag.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